校友动态

《我是共产党员》第十集 | 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总工程师苏权科:大桥还在做一个重大项目

“在一流物理大桥的基础上,再做一个基于数字孪生的数字化大桥,把数字化港珠澳大桥建成,就是我后半生的梦想。

他,是苏权科,

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总工程师。

他正在和同事们做一个项目——

港珠澳大桥

智能化运维技术集成应用。

该项目引入物联网、大数据、

人工智能等新技术,

将大桥120年全生命周期内

所有运维业务流程化、标准化,

提升港珠澳大桥的智能化运维水平,

延长大桥的使用寿命。

今天,

让我们一起来了解

这名共产党员追梦的故事。

港珠澳大桥,

1983年提出构想,

2018年正式建成通车,

从酝酿到论证再到施工,

30余年的风雨路,

也是苏权科勇敢艰辛的追梦路。

我在1985年考入西安公路学院读桥梁隧道专业研究生时,有一个梦想,就是在珠江口跨伶仃洋上修一座桥,把香港、澳门、广东珠海连起来,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去参加建设。

从此,建设港珠澳大桥

这颗梦想的种子

便深深埋进了苏权科的心中。


从陕南的汉江大桥到汕头海湾大桥,

从台山镇海湾大桥到厦门海沧大桥,

哪里要建跨海(江)大桥,

苏权科就去哪里。

多年来,苏权科攻破了

国内跨海大桥建设领域的诸多难题。

应该是2003年的12月份,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问我要聘用我做港珠澳大桥的技术负责人,并提醒我有风险,我干不干?我说我不怕风险,我干。

梦想要成真,

需付出艰辛的努力。

几年下来,

苏权科主持审查了几十万张图纸,

反复论证修改了

几百本设计施工方案。

苏权科说,

国之重器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

2011年,经过扎实筹备的

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开始施工。

当时外国的建设公司并不看好我们,在他们看来,我们把港珠澳大桥定了120年的设计使用寿命,但我们到底有没有120年设计使用寿命的一套技术、方法、标准、材料?当时我们没办法回答,因为我们真没有。

海中混凝土结构设计使用寿命

要达到120年,

这一项技术欧洲八个国家

联合开发了六年。

若选择照搬照用,

要付出高昂的代价。

苏权科横下一条心,要自主研发。

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搞自主创新,通过自主创新发展国家实力,实现中国桥梁人的愿望,在国际桥梁隧道建设领域占一席之地。

终于,苏权科带领团队

成功研发了耐久性超过120年的

混凝土结构设计方法,

被业界称为港珠澳模型。

每到关键时候我就想到我自己是名共产党员,应该在桥梁发展领域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七年筹备、八年建设,

15年的奋战,

苏权科不忘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,

以“强国筑梦”的责任感,

勇于创新、敢于担当、追求极致。

他和设计施工团队

在缺乏技术借鉴的条件下,

实现了跨海大桥建设奇迹,

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伶仃洋上

筑就了珠联璧合的美丽纽带。

以前我的梦想是把这座大桥建成,但是建成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接见了我们,提出了新的要求,希望我们重整行装再出发,用好管好这座桥,所以我就带领团队,承担起了把数字化大桥再建立起来的责任。我希望港珠澳大桥在未来120年的时间里,在我们新基建的技术支撑下,能够牢固地屹立在伶仃洋上,见证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,见证伟大祖国的腾飞!